【本期策划】我是酒店控
来源:安徽商报 责任编辑:张雪子 分享到 2020-10-26 10:27:40

logo的酒店照好发朋友圈,引来热议。

其实,真的有那么一群酒店控。他们是真心喜欢住酒店,可能会攒上一个月的钱,去打卡国内某家知名酒店。“住酒店”是一种年轻人中接受度更高的生活方式。毕竟,选个周末,去度假酒店里思考思考人生,放空一下自己,把现实暂时丢在脑后,也算一种不错的充电方式啊。

QQ截图20201026103524.png

希望早日实现“住酒店自由”

◎人物:秀秀 

◎职业:金融业 

◎爱酒店的理由:让自己休息一下,充充电

每个人都有着和这压力山大的生活所对抗的方法,不同的人,方法不同。我就喜欢找时间出门玩,哪怕是不出城,只是去酒店住个周末,也感觉切换了下生活模式,短暂的抽离,让自己得到充电复原。

刚工作的那些年,出门玩主要是穷游,在一个新鲜的城市白天使劲逛吃玩,晚上回去睡一觉,住在地段方便的快捷连锁酒店,觉得物美价廉就好。后来,在出门浪上可支配的预算多了一些,渐渐就安排星级酒店。不过,我对品牌没有特别要求(主要还是缺钱),假日、万豪、雅高、喜来登、希尔顿、香格里拉、洲际、文华东方,都有住过,觉得各有各的好,都很喜欢。

出门度假,我最爱的是去海边,也爱着所有的海岛度假酒店。

印象最深刻的酒店之一是泰国PP岛北端的一家度假村酒店。那还是在2011年春节,我和老公第一次境外自由行去了泰国普吉岛。当我们从普吉岛坐了2个小时游轮抵达PP岛码头后,被举着姓名牌的酒店工作人员接上,再坐上一艘长尾船,送我们到岛北端的酒店码头。转过一个海湾后,宁静翡翠的海水,柔软洁白的沙滩,一栋栋小木屋别墅散落在葱郁山坡,路途的车马劳顿立刻被治愈。也是因为进出都需要长尾船,那一片的沙滩没有游人,只有少量的酒店客人。

白天躺在沙滩椅上看小说、下海去浮潜,带着一块面包扔进水里,就会吸引成群的鱼儿来;傍晚坐长尾船出海,在海上观落日;晚上,沙滩燃起篝火,吹着海风喝酒。那两天,我们感受到与世隔绝的宁静与快乐。也是从那一次开始,我们达成共识,出门酒店要住好点。

后来,有了孩子,住酒店就会看儿童乐园、儿童房。不出合肥城,在滨湖住个嘉华亲子房、万达水世界嗨一把;自驾到巢湖,住个温泉酒店,带孩子玩玩水。远近都有不同的玩法,不过,亲子酒店我最粉Club Med。有一年在寒意料峭的春节假期带孩子去珠海长隆乐园,就顺带安排了4天3晚的珠海东澳岛Club Med(这家酒店现在已经易主了)。酒店收费是按人算,吃喝玩乐住一价全包,一天三顿不重样自助餐,下午茶、晚上夜宵不限量供应,24小时酒水加水果,有专业人士陪着登山、海岛骑行,玩水上帆船、高空飞人等等。最重要的是,白天可以把孩子送去酒店专业托管中心,晚上有Party带她去做游戏看演出。无脑度假,大人快活,孩子开心。

我算得上是个爱运动的人,所以五星级酒店24小时营业的健身房也是我的心头好。不管是出门旅游,还是出差办公,基本都会带一双跑鞋,早起或者晚上,会抽出几十分钟时间去健身房。最近出差再次来珠海,入住的瑞吉酒店位于珠海地标建筑珠海中心顶端。运气实在不错,赶上台风过境前一天抵达,打开房间门,自动感应窗帘缓缓拉开,夕阳折射进房间,可以一览天际线景观。这个酒店健身房位于69楼,整面的落地窗刚好俯瞰澳门景观,跑步时会有一种错觉,“下面都是朕的江山”,这感觉简直太魔幻。

总的来说,不管是风景如画的园林酒店,还是有着私人沙滩的海边度假酒店,或者城市中的五星级酒店,个性化的民宿,只要能出门在酒店安静呆几天,泡个澡,睡个觉,游个泳,跑个步,吹吹风,放空自己,再满电回去就能继续工作了。大家都说人生财务自由分很多阶段,有车厘子财务自由,有爱马仕财务自由。那么,我希望自己能早日实现住酒店财务自由。

QQ截图20201026103531.png

住在酒店,像毛姆一样天马行空

◎人物:相山酒徒 

◎职业:媒体 

◎爱酒店的理由:偶尔游走于人生之外

在著名的土耳其佩拉宫酒店,阿加莎·克里斯蒂写出了《东方快车谋杀案》。据说她特别喜欢住酒店,甚至写作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支付长期住酒店的费用。

作家喜欢漂泊,特别是19世纪全球一体化的浪潮中,他们“浪”的无边无际。我就很羡慕毛姆的游历,印度、中国、太平洋,小说充满梦境。据说,毛姆和柯南道尔都喜欢伦敦的朗庭酒店;海明威也说过,威尼斯的格瑞提酒店给他的创作带来无限灵感;史蒂芬·金偶尔“承包”了空荡荡的科罗拉多斯坦利酒店,写出了《闪灵》……

为什么喜欢住酒店?这是一个小孩子就可以回答的问题。很多朋友都有同感:带孩子出去玩,什么古迹,什么奇观,什么文明,在他们看来,都抵不过花园酒店的华丽浴缸或是民宿院子里的一只破秋千。有差异、很陌生,就有身心的双重愉悦。

有一位朋友,自称旅行酒店狂魔,甚至本地的湖边酒店也不放过,离家二十分钟车程。按照他的说法,这叫闭关修行。明知躲不过,但就是要“眼不见心不烦”,把自家客厅的狼藉扔一个周末再说。

在酒店,关上门就是自己的世界,哪怕只有24小时。可以裸着也可以裹着,手机一关,睡觉、看电影、看书,甚至是办公,浮槎于无边心海,令人愤怒的问题迎刃而解,何尝不是一种灵感?

作为一个贫穷的年轻人,在我能力可及的范围内,也循着“穷家富路”的老理。酒店不见得奢华,但是要有趣味。有年冬天去避暑山庄,光秃秃的景色会让人觉得这位游客脑子有泡。但我很喜欢入住的绮望楼宾馆,据说是乾隆读书楼旧址。仿清建筑,前庭后院,朱门灰瓦,艳俗的大红大绿在冬日漂亮极了。那个季节住客很少,我在院子里看枯树残雪,想着以后老了一定常来避暑山庄过冬。早上窗边榻上泡杯茶看看老黄历,下午去寺庙晒晒太阳,比夏日的避暑盛会更有意思。

还有一年,我去天津住利顺德饭店,住孙中山套房的隔壁。洗完澡,头收拾得锃亮,咬着一支雪茄去小酒吧坐到半夜,隔壁就是溥仪最爱的舞场。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个演员,试着与历史角色共情。

今年去上海的马勒别墅酒店,推开窗,一只小松鼠咕哝着嘴和我对望。我立刻算了算钱,觉得五十岁以后,我或许就可以在这里的小套间租住一个月,扮演毛姆,在信纸上胡乱编造太平洋海岛的故事,写累了就喝一杯。

我还想存钱去杭州灵隐寺旁边的中式庭院酒店过五十大寿。纷纷春雨,叫一桌菜,呼朋引类来饮茶喝酒。酒足了,等客人都走了,我就可以独享修竹落雨、满园春色,思考人生的下半场……

想想古人,交通不便、风土迥异。出远门,不是服役边关就是半生宦游,那时的酒店是客船、驿站、寺庙,日暮客愁新,难免感慨“行路难”。

从这个角度说,现代社会的魅力无与伦比。所以,去旅行吧!找家有趣的酒店,在那里肆无忌惮地游走于人生之外。

QQ截图20201026103654.png

最常打卡的是亲子酒店

◎人物:小蛋壳 

◎职业:媒体 

◎爱酒店的理由:就想遛娃省点心

有了孩子之后,最了解的是亲子酒店。

亲子酒店真是个伟大的发明,遛娃天堂、父母解放必备。

比如说,碰到周末或者小长假,大人孩子在家大眼瞪小眼。想出去转转,无论是商场还是公园,统统人满为患。停车、吃饭、带着状况百出的娃……一个周末下来,人已废。平时精心营造出的母慈子孝,也差点演不下去了。

亲子酒店就是这么一个拯救人类幼崽以及家长的所在。

一个合格的亲子酒店,要包括成熟的吃、住、玩三样。住,要有亲子布置、玩具,有儿童浴袍拖鞋洗漱用品。吃,酒店的餐要能兼顾儿童口味,最好一价全含。当然,这一点不必太苛刻,能送外卖也行。

酒店面积要大,必须自带泳池花园草地室内外游乐场,每个项目都能让娃打发掉两小时。第一档亲子酒店通常还靠近大型游乐园或者干脆自备,例如国内第一亲子酒店亚特兰蒂斯。

顶级的亲子酒店往往还有儿童俱乐部,入住后就给你一张指南,提供全天候儿童活动。像clubmed甚至可以直接帮你带娃。

这样的酒店适合住进去之后,就不动了,不需要出门。基本消耗掉一个小假期毫无压力。

缺点是,优秀的亲子酒店数量不多,而且每个假期都价格昂贵,人满为患。

国内亲子酒店做得最好的,在三亚。三亚首推海棠湾新贵,亚特兰蒂斯和恒仁皇冠,真真正正为亲子打造的。

今年去打卡了亚特兰蒂斯,那个时候疫情刚刚过去,人不太多。亚特兰蒂斯自从开业后,对整个三亚的酒店产生了虹吸效应,不奇怪,酒店巨大的体量放在那里,地段无敌不说,水族馆水世界双园确实吸引娃。

开元森泊也是这两年的亲子大热门,杭州森泊和莫干山森泊一到假期房价蹭蹭地往上涨,很难下手。没办法,江浙太富裕,而亲子酒店是中产遛娃刚需。

莫干山有许许多多的民宿,打亲子风的很多,民宿基本都做到了自配游乐场和游泳池。曾经打卡过一个修成“袋底洞”模式的民宿,民宿是按照五星级标准来配备的,设施都很好,也自带游乐场大草地。但周边真的太荒凉了,出了民宿就是大山,属于不太会回购的那种。

亲子酒店必须要做到体量够大,能让小孩有足够的消耗,否则都是不够合格的。

由于周末只有两天,小长假也只有三天,如果单程超过三个小时的外出,其实就失去“度假”的意义了。以合肥为半径的话,可选的就不是特别多。嘉华差不多是我回购超过15次的酒店,至少亲子房的装修在合肥是唯一的,酒店的小湖边还可以挖沙。今年疫情,那边酒店群都捆绑水世界和乐园双园门票在销售,事实上是降价了。

太平湖皇冠酒店拍照非常好看,其实夏天去还是相当不错的,无边泳池和游乐场,都是小朋友最爱,而且有0.5米的儿童泳池,非常友好。合肥的皇冠酒店也有儿童小泡池,自助餐厅边有一个小游乐场。

很多小朋友都喜欢房车、树屋这样的概念。芜湖途居房车营地也适合小朋友。虽然房车住宿条件有限,但每个车前都可以烧烤,偶尔体验一下也不错。齐云山自由家树屋是专门的亲子酒店,树屋的概念很棒,园区超大,而且所有的孩子都超级爱树屋啊!就是节假日的价格,也比较可观。

九华山的涵月楼做过亲子独栋的概念,房间里做了儿童布置和小帐篷,院子里自带一个泡池,不过只适合夏天。屯溪的复华丽朗度假村自带一个大型游乐场,带娃也可以消磨点时间。

除了三亚,亲子酒店概念做得最好的是江浙沪。身在合肥,其实是非常羡慕的。而且,在包邮区,哪怕不是专门的亲子酒店,也想方设法为家长遛娃提供便利。曾经去过常州的香格里拉酒店,那个酒店距离恐龙园不远,为了吸引孩子,酒店居然在花园里养了一头猪!我住在那里的两天,每天都看着可怜的小猪被数不清的娃们喂得路都走不动……

QQ截图20201026103708.png

可能只是想生活在别处

◎人物:晓晓 

◎职业:通信业

◎爱酒店的理由:是避世桃源

幼时,我不爱上幼儿园,经常哭着喊着耍赖不去,母亲上班无暇照顾,父亲那时经常出差,只得随身携带小小的我,走南闯北。走了很多地方,住过很多旅社和招待所,那是物质贫瘠的上世纪80年代,大部分城市还没有酒店一说。记忆里很多场景都模糊了,只记得在北京住过一个颇高档的宾馆,棕红色的中式家具、墨绿色的皮质沙发,满铺夹金暗蓝色地毯,洗手间有大大的白色浴缸,这些斑斓的色块,落在脑海深处,成为初代酒店的印象碎片。

长大后,陆续住过形形色色的各类酒店,有的是商业中心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有的是承载着风华历史的花园洋楼,而最爱的,还是那些或靠山或面海的避世桃源。

说来也是矛盾,我不爱海,却时常总想去看海。多年前,独自一人去海岛散心,彼时,因为某些人生际遇陷入情绪低谷,满心想着要找一个答案。像电视剧里那样俗套地选择了当地最豪华的酒店海景房入住,舟车劳顿已近半夜,喝完迎宾礼的酒,泡上一个热水澡,把自己丢在床上开始昏睡。第二天清晨,在温暖松软的大床上醒来,拉开窗帘走到阳台,辽阔的大海仿佛就在咫尺之间。接下来,除了在酒店自家海滩上漫无目的地溜达、发呆、晒太阳、捡贝壳,就是在行政酒廊吃吃下午茶、尽情享受特色主题SPA,懒懒散散地消磨了三天,不接电话,没出过酒店大门。最后,现实不是小说,当然没有被完全治愈,也放弃了一部分执著,也许人生的许多寻找,原本就是徒劳的,但休整之后,还能有重新上路的勇气,还能保有对生活的热忱,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答案吧。

年岁渐长,性格中某些“不安定”因子反而越发显现,与其说爱上酒店,不如说是爱上一种始终在别处的、诗意的生活。诗意的栖居终是奢望,而酒店则提供了一处让普通人短暂逃离现实琐碎的港湾,毕竟海德格尔早就说过:“我们今日的栖居因劳作而备受折磨,因趋功逐利而不得安宁,因娱乐和消遣活动而迷惘。”在某些深不见底的夜里,它真切地抚慰过你我。

声明: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