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时获家务补偿引热议 安徽曾有过3起成功案例
来源:安徽商报 责任编辑:张雪子 分享到 2021-02-26 09:20:48

家务干得多,离婚时能“多劳多得”获补偿?最近,北京房山区法院审结了一起适用《民法典》新规定的离婚家务补偿案,全职太太干家务的价值得到了法律的认可,判男方给付女方家务补偿款5万元。此事引起广泛关注。记者调查发现,我省也有几位离婚当事人向法院诉请家务劳动补偿,有的获得支持,有的被驳回。那么家务劳动这种无形的付出究竟怎么算,家务劳动值多少钱,哪些人能提出家务补偿?本报记者采访了庐阳区法院长期从事家事审判工作的成婷婷,为大家解读家务补偿。

■热议 全职太太获家务补偿5万元

2015年,陈先生与王女士登记结婚并育有一子。2018年,双方开始产生矛盾,并于当年7月开始分居。陈先生在2019年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后来又撤回了起诉。2020年,他再度起诉,法院判决驳回了陈先生的离婚请求。

2020年10月,陈先生又一次向北京房山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双方离婚,孩子归陈先生抚养。王女士认为,双方夫妻感情尚未破裂,不同意离婚。而且,婚后王女士照顾孩子、料理家务,陈先生除了上班,其他家庭事务几乎不关心也不参与,所以王女士要求分割财产,并赔偿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失共计16万元。

这一次,法院一审判决准予离婚;孩子由王女士抚养,陈先生每月给付抚养费2000元;共同财产则由双方平均分割。而对于王女士要求的补偿款,法院判决陈先生给付王女士家务补偿款5万元。

基于此案,离婚诉讼中“家务补偿”引起了广泛关注。

庐阳区法院民一庭成婷婷称,家务补偿,就是一方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较多,在离婚时可以请求另一方给予适当经济补偿的制度,该制度认可了家务劳动的价值。

在2001年之前的《婚姻法》条文中,并没有关于经济补偿的规定,2001年《婚姻法》修改才加入。《婚姻法》第四十条规定,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予以补偿。

记者梳理裁判文书网发现,在公布的判决书中,我省当事人在离婚诉讼时,提出家务补偿的案例只有个位数,其中有3人提出的家务补偿获得法院支持。

桐城一女子离婚获4万家务补偿

我省桐城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朱女士与王先生于1989年打工时相识,后结婚生子。自1994年起,王先生一直在上海从事装潢,并与妻子长期分居。2013年,朱女士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离婚;分割财产;判令被告给予经济补偿8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准予离婚。鉴于王先生长年在外从事装潢业务,对家庭及成员照顾较少;抚养孩子及照顾家庭的义务主要由朱女士承担。结合案件及王先生的实际情况,补偿金额确定为4万元。

法院作出判决,准予双方离婚,夫妻共同财产平均分割,王先生给予朱女士经济补偿4万元。

铜陵一女子获1万家务补偿

铜陵市郊区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邓先生与胡女士于2001年经人介绍相识,后结婚生女。后来,胡女士因家庭经济原因及以丈夫不顾家、不管女儿为由经常与丈夫发生争吵,此后由于双方交流甚少,夫妻感情出现裂痕,分居有一年时间。邓先生诉至法院要求与妻子离婚,妻子则要求丈夫给予补偿10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准予离婚。法院认为,胡女士虽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但其抚育女儿等付出较多义务,法院酌情支持1万元。据此,法院判决,准予离婚,婚后共同财产平均分割,邓先生支付胡女士1万元补偿。

宿州一女子提出50万家务补偿

获支持2万元

宿州市埇桥区法院判决的一起案件中,黄先生与杨女士于1985年相识,后生育子女。黄先生自2000年起外出,与杨女士分居生活14年,黄先生诉至法院,要求与杨女士离婚。杨女士认为,她在家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如果丈夫坚决要求离婚,要求补偿50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准予离婚,妻子向丈夫请求补偿,应当予以支持,但丈夫已放弃夫妻共同财产份额及个人承包地等,法院酌情认定,丈夫向妻子补偿2万元。

安庆一女子提出家务补偿被驳回

安庆中院判决的一起案例中,胡先生与程女士2005年恋爱,后结婚生女,因婚前缺乏了解,双方性格不合,婚后双方经常发生争吵。

2012年腊月,程女士回娘家,自此,双方分居生活。

胡先生向法院起诉离婚。

程女士称,其婚后初期未上班,一直在家照顾孩子、维护家庭和睦,尽到了一个妻子和母亲的职责。因此,要求丈夫给付2万元补偿。

法院认为,根据《婚姻法》规定,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本案中,程女士并未举证证明其与胡先生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故其补偿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民法典》为家务补偿解缚

现行《民法典》是在《婚姻法》的基础上进行了修改,取消了夫妻分别财产制的条件,将范围扩大到法定财产制和约定财产制同样适用。

成婷婷称,该制度也并非只适用“全职太太”或“全职丈夫”,只要夫妻一方负担较多义务的,在离婚时就可以提出。

另外,除了“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补偿的适用情形并不局限于以上三个方面,为家庭利益而负担的义务均应在此之列。而家务劳动是指为自己和家人消费所进行的准备食物、清理住所环境、整理衣物、购物等无酬家务劳动以及对家庭成员和家庭以外人员提供的无酬照料与帮助活动。

家务补偿需在离婚时提出

无论是之前的《婚姻法》还是现行《民法典》都没有对提起补偿请求的主体的性别进行限制。

而关于补偿的具体数额,若双方无法协商,由法院根据案件实际情况进行判决。因每个家庭的具体情况并不一样且没有一种权威的量化计算方式来确认家务劳动的具体价值,因此很难有统一的标准。在审判时,主要考虑双方婚后共同生活的时间;家务劳动付出的具体情况;另一方的经济收入;当地一般的生活水平等。法院在审判时尽量使经济补偿数额与负担较多一方付出的劳动价值得以匹配。

成婷婷认为,适用范围的扩大,必然会导致提起家务补偿诉讼请求的情况增多。

另外,成婷婷想提醒的是,补偿请求须在离婚时提出,协议或判决离婚后,一方提出经济补偿请求的,法院不予支持。

王鹏 吴煜怡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张剑/文

声明: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