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行走】 探秘丝路上最神奇的车师古道
来源: 责任编辑: 分享到 2021-08-30 15:51:49

中国西部有条最神秘的古道,一直以来不被世人了解,随着时代的发展变迁,人们开始踏入这片秘境,揭开了千年古道的历史面纱,这正是中国丝绸之路上最神奇的车师古道。车师古道地处新疆吉木萨尔县,从泉子街镇大龙口南穿越天山至吐鲁番鲁克沁的通道,全长200公里,距今有两千多年的历史。自汉唐至今,连接丝绸之路中道与北道的捷径,因联通古车师前国与车师后国,故称车师古道。

QQ截图20210830155149.png

源于古车师王国成道

车师古道跨越天山南北,是西域早期重要交通干线,也是我国气候垂直带和植被垂直带具有代表性的一条路线。东接丝绸之路东段至长安,西接碎叶城至中亚,北接回鹘至蒙古高原,南接西州至柳中,为西域交通往来的咽喉要塞。大龙沟又称吉木萨沟,今称长山渠,由此南行至天山山口,东汉时称疏勒山,今称卡子湾,直通往吐鲁番道山口。

东汉时期,戌边大将耿恭守卫疏勒城,沿车师古道而行撤回玉门关。公元126年,班勇在车师后国威震南北。到了唐代,分别在车师后国设立北庭都护府,在交河城设立安西都护府,两地经由车师古道连通。回鹘高昌狮子王夏赴北庭避暑,冬住高昌,来往穿行在车师山道上;到清代仍有商贾往来。 然而随着交通发展,古道行人逐渐减少,就慢慢被废弃。

古丝绸之路上,商旅和军队由南疆跨越东部天山进入北疆,在多条可通行山路中,选走车师古道最为便捷,比绕道乌鲁木齐缩短一百七十余公里旅程,沿途驿站甚多,交通繁忙。今天,吉木萨尔和吐鲁番两地的牧民牲畜转场依然经由此道,商贩还偶有经古道运卖农牧产品。

来到泉子街疏勒风景区,这里是古疏勒城遗址,当地重新修建疏勒城的城墙和城门。中国史书上,西域有两个古城最著名:一个是楼兰,因出土楼兰美女而闻名于世;另一个便是疏勒,汉代车师国重要城池。雄踞天山北麓,依山势而建,傍临深涧,地势险要,环顾城堡,居高临下,发起战事,易守难攻,是古代军事要地。今出土有许多汉代文物,在疏勒城历史文物展览馆可详尽看到。

QQ截图20210830155200.png

经一道木桥穿越古道

车师古道从疏勒城遗址起始,蜿蜒向东端吐鲁番方向延伸。沿着一条山沟而下的河道,河滩上裸露的岩石透着寂寥苍凉。壑谷中汇聚着湍流而下的天山融雪,两岸山坡树茂林密,苍松叠嶂。走近河边,把手伸进河水中,阵阵彻骨寒意,让身心如冰雪圣洁。

来到山口,看到刀鞘绝壁上面,醒目地书刻着“车师古道”四个大字。进入一道桥后,谷道两旁山兀雄奇,松树参天,繁花奇草,牛羊马驼,鸟鸣啼转,自然琢成的天桥、瀑布、神泉、巨石,深感大自然造物的鬼斧神工。通过二道桥,道路左侧悬壁上,一棵老榆树下有一眼山泉,长年流淌。泉水流淌截断山路,在道旁汇集成潭,清澈见底。泉水四季恒温,含有多种有益人体的矿物质,饮后能疗愈胃肠杂病;用其洗浴,可治疗皮肤疾患,当地人称“神泉子”。泉畔的树枝上,系满了顶礼膜拜者祈求吉祥的红色布条,迎风猎凛猎招展。

QQ截图20210830155230.png

穿越平均海拔1920米三道桥,桥边山中云杉高耸,两岸山坡平缓,草甸宽广,天然牧场。草地边数顶哈萨克毡房,点缀在半山坡。三道桥南,有一排残存的围墙,据说是当年车师古道的客栈遗址。三道桥的东岭称金沙沟,车师古道也叫金岭古道,残存一些烽燧、墓冢、石碾、石棺、石人的遗迹,山崖间有几个数丈深的金洞,路旁沟边,有座前人碾金的铁青色石碾,直径约1米,由整块青石凿成,不知何人当年在此碾金。

过了三道桥之后,满坡的雪松林海,开始出现了阔叶林和灌木丛。道路时而在密林中穿行,时而在草地中徜徉。山涧有瀑布急流直下,被称为古道“三大瀑”,随着季节的变换,水势也不同,汛季水帘宽度可达6米,景色秀丽,令人叹为观止。经过山涧瀑布后,通过一处危岩耸立的路段,陡路由此越走越险,道宽约1米,长40多米,从天然石巷通过,被称为车师古道上有名“石门子”,亦即四道桥,干百年来,人马践踏,石巷原本凹凸起伏的路面,竞被磨得光滑如镜。

走到五道桥前,有仅存断墙残壁的十余间房,俗称上店。五道桥也由木头搭建,桥身已被大水冲毁,只剩下两座桥柱孤立两岸。为方便往来牧民,用树干在石头上搭建了一座简易独木桥,别具风格。目视西山坡,挺立一尊身躯高大的草原石人,坐南面北,面容恬静,形态朴实。据考证,石人是隋唐时期突厥人墓前的标志。一路前行,谷道景物的特征渐明,天山松涛与山间白雪、蔚蓝天空交辉相映。山边草坡上不时有野花点缀其间,常有雪鸡、雪豹、棕熊、豺狼、盘羊、野猪等野生动物出没,抬头仰望,琼达坂的雪峰峭壁绵延,宛若刀削斧劈。

QQ截图20210830155210.png

古道尽头的斑驳岩画

六道桥也称天桥,长6米左右,宽约2米,圆木搭建而成,是六座桥中最高、最险的一座桥,桥基上印满斑点苍迹,路边标出木桥的警示标记。坡陡光滑,桥离水面 20多米,两旁怪石交错,地形险恶。桥下水声轰鸣,水雾弥漫。站在湿滑的桥面上,顿感桥身摇晃颤动。抬头仰望,两个笔势苍劲凌厉的篆书“石笋”大字横刻在对面石壁之上。过桥后俯身下瞰,桥下近水石崖上,冰凌倒挂,犬牙交错,寒光逼人,令人心有余悸。

到达六道桥的标志是穿越一段陡坡之后,看到一座高10余米的巨石,巨石劈空而出,像一个高大的巨人拦住去路。自山口至六道桥二十多公里,再前行四公里多即为海拔4000多米、终年积雪的达坂岭。达坂西端有一石砌堡垒,高4米,直径10多米,石层立有梅花桩,疑为古代的观测站或烽燧。自达坂行至石窑子沟后,又在两绝壁间穿行,头顶一线天,称“下石门子”。下山至石屋,前行三十多公里是三岔口前的塔尔朗沟。沟中有座古城,附近还有墓葬群,占地1亩多,四周静寂,毛骨悚然。

QQ截图20210830155239.png

沿着干涸大河沿的河床前行,左侧光滑的石壁上,一些斑驳的岩画映入眼帘。北方游牧民族生活过的草原和高山都曾发现过岩画,但是车师古道的岩画发现很晚。因年代久远,水冲风蚀,剥落岩画上面,依然能辨认出盘羊、马鹿等动物图案。高处山崖上,刻有一些古回鹘文字和佛教信仰的图腾。

翻越海拔3400米的琼达板,积雪终年不化,两座石头推积的玛尼堆成为山南山北的分界点。达坂西侧有座石砌古堡遗址,高约4米,直径10余米,立有呈梅花状的大柱,均成灭状嘴,有人认为遗址系古代观河站,由于年代的久远,已无从考证。

站在六道桥附近山崖上,清晰看到起伏绿色,群山奇壮,风景秀丽,气温升高,天气暖和。依河登山回望,远处雪山起伏,迢迢苍茫来路,从汉代到现代,从北庭倒西州,从车师的后王庭到前王邸,两千多年历史尘飞烟灭。北宋王延德在出使高昌记中“历交河州,凡六日,至金岭口。宝货所出,又两日,至汉家寨。又五日,至北定。”车师古道之行,让生命接受灵魂的考验和洗礼。

(宋伯航 文/摄)

声明: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