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罪并罚一审被判死刑 劳荣枝当庭痛哭连称不服要上诉
来源:安徽商报 责任编辑:张雪子 分享到 2021-09-10 08:25:08

2021年9月9日上午,备受关注的劳荣枝一案在江西省南昌中院一审宣判,劳荣枝一审被判处死刑。法院认定,劳荣枝构成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应当数罪并罚,并且在共同犯罪中是主犯。

src=http___inews.gtimg.com_newsapp_bt_0_13963422265_1000&refer=http___inews.gtimg

一审获死刑 劳荣枝痛哭表示要上诉

据南昌中院消息,9月9日上午,南昌中院对劳荣枝故意杀人、抢劫、绑架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经审理查明,劳荣枝与法子英(已另案判决)系情侣关系。1996年至1999年间,二人共谋并分工,由劳荣枝在娱乐场所从事陪侍服务,物色作案对象,由法子英实施暴力,先后在江西省南昌市、浙江省温州市、江苏省常州市、安徽省合肥市共同实施抢劫、绑架、故意杀人4起。案发后,劳荣枝使用“雪莉”等化名潜逃,并于2019年11月28日被公安人员抓获归案。

法院经审理认为,劳荣枝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劳荣枝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常州绑架的事实,系坦白。劳荣枝故意杀人致五人死亡;抢劫致一人死亡,抢劫数额巨大,并具有入户抢劫情节;绑架致一人死亡,勒索赎金7万余元,犯罪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极大,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虽有坦白情节,但不足以从轻处罚,遂作出上述判决。

庭审中,劳荣枝目光呆滞,听闻死刑判决后当场痛哭,并表示要上诉。劳荣枝摘下口罩后连说2句“我不服”。她称:“我相信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我要上诉。”

劳荣枝家人:对结果不服

当天庭审现场,劳荣枝的二哥等亲属也来到了法院。

在得知一审的宣判结果后,劳荣枝的二哥表示,家人对结果不服,“我们要上诉,她本人也要上诉。二审我们会考虑换律师。”

劳荣枝二哥说,此次他是通过视频见到劳荣枝,感觉其面容憔悴,状态很不好。对于被害人家属的赔偿问题,他表示,如果法庭公平判决、结果公道,他们会道歉,并给予力所能及的赔偿。

法子英辩护人:二审改判微乎其微

北京中银(合肥)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俞晞是当年法子英的辩护人之一,一审宣判后,记者联系到了俞晞,他说,法子英、劳荣枝二人都应为主犯,劳荣枝依法应当判处死刑。

他认为,法子英、劳荣枝二人的系列案件,都是法子英和劳荣枝共同策划,而且有不同的具体分工:劳荣枝负责色诱被害人(共同确定作案目标),法子英具体实施绑架、杀人等暴力行为,所以说,两人是共同参与策划、并且都积极实施犯罪行为的。合肥中院和南昌中院分别认定法子英和劳荣枝都是主犯,符合法律规定。

俞晞称,从以前法子英案件的卷宗可以反映出来,劳荣枝应对多名被害人的死亡负有责任,应当判处死刑。劳荣枝归案以后,虽然坦白了常州案件,但是在涉及杀人和绑架等问题上,拒不如实交代自己的参与程度,而是狡辩称自己是胁从犯,也没有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没有认罪悔罪态度。“该案一审第一次开庭的最后陈述阶段,劳荣枝称,她希望出来后众筹给受害人家属进行赔偿。对此,我认为,这是蓄意回避自己犯罪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而且,是对社会公平正义的嘲弄与挑衅。”

劳荣枝一审宣判后当庭提出上诉,二审会否改判?俞晞称,20余年后劳荣枝才归案,现在与当年相比,刑事侦查水平和死刑案件的证据要求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但除非此间存在证据灭失问题,否则,二审改判的几率微乎其微。

小木匠妻子:孩子爸终于可以安息了

据了解,合肥受害人小木匠陆某某的妻子朱女士当天也赶到了南昌,见证法庭对劳荣枝的宣判。

宣判后记者也联系到朱女士。朱女士表示,她对判决结果很满意,回去后会带着孩子给丈夫上坟,“告诉他,可以安息了。凶手已经绳之以法,今后我会带着3个孩子好好过日子的。等了20多年,终于等到了一个圆满的结果。”

从1999年至今,刘静洁律师一直作为法援律师代理此案,为了朱女士一家东奔西走。这一次,她也参加了庭审和宣判。刘静洁表示,劳荣枝非常善于表演,说自己过得暗无天日,但背后却养狗、学钢琴、学画画,日子比受害方朱女士一家好得多。刘静洁称,对一审结果很满意,尽管劳荣枝在庭上百般狡辩,百般示弱,但改变不了她杀人犯罪事实。

据了解,此次除了刑事判决,在附带民事判决中,法院判劳荣枝赔偿朱女士等4.8万余元,这与当时家属提出的135万余元有很大差距。刘静洁称,对民事部分的结果,他们不满意,但有心理准备,法院是依据刑事附带民事法律规定,来判决赔偿,劳荣枝也没有偿付能力,判了可能也执行不了,她被扣押的3万多,应该会优先判给小木匠家属,“4.8万想弥补陆某某家的损失远远不够,也希望司法救助制度能进一步完善,以减少被害人受到的伤害。”

小木匠女儿:感谢帮助过他们的人

“小木匠”的女儿得知劳荣枝9月9月宣判后,在网络上发布了多则视频,她表示一直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家人都想看到劳荣枝被绳之以法。

“我们一直期待这一天的到来,想亲眼看到劳荣枝被绳之以法。本来是一个完整的家,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可是我从来没有得到父亲的关爱,以前别人总嘲笑我,你没有爸爸,我总是偷偷地抹眼泪,那种辛酸和委屈只有自己能体会,不是时间就可以淡忘一切!”“小木匠”女儿讲述了父亲遇害后,母亲一个人将他们三个孩子拉扯大的辛酸过程。她发出的一张9岁时兄妹3人在外婆家门口合影的照片,表示当时从未买过新衣服,仅剩的鞋子上还有一个大洞。“妈妈特别不容易,也感谢妈妈没有丢弃下我们三兄妹,也特别感谢帮助关心我们的人。”

■案情回顾

涉及7条人命 合肥“小木匠”死得最冤

1996年6月,劳荣枝与法子英来到江西南昌,劳荣枝化名陈佳在南昌市某夜总会做陪侍。7月28日,劳荣枝将熊某诱骗至租住处。二人绑架熊某后抢走熊某身上财物及家门钥匙,逼其说出地址。法子英将熊某杀害。法子英带劳荣枝用钥匙打开熊某家门,先后将熊某妻子、女儿杀害,并抢走财物。

1997年9月,两人来到浙江温州。劳荣枝在KTV从事陪侍物色作案对象,确定了坐台的女子梁某为目标。10月10日,劳荣枝与法子英以租房为名来到梁某住处。法子英持刀威胁梁某,劳荣枝用电线、布条等物将梁某手脚捆绑,抢得手表一块及手机一部等财物。两人又逼迫梁某打电话骗KTV领班刘某清过来。二人使用同样手段,抢得手机一部,并逼迫其交出银行存折及密码。之后,法子英留在现场,劳荣枝携带抢得的手机及存折去取钱。然后,法子英将梁某、刘某清杀害。

1998年夏天,劳荣枝和法子英来到常州市租住。劳荣枝在娱乐场所做陪侍物色作案对象。劳荣枝诱骗被害人刘某到自己的租住地,法子英持刀威胁刘某,并刺破他胸口。二人对刘某进行人身控制,并威胁勒索财物。在取得刘某放在汽车内的人民币5000元之后,二人逼迫刘某打电话给其妻子索要财物。第二天上午,刘某打电话给妻子要求其将家中所有现金带到指定地点。随后,劳荣枝将刘某妻子带回,并索得7万元。取得财物后,劳荣枝和法子英也将刘某妻子捆绑,二人先后离开现场。

1999年6月,两人来到安徽合肥。劳荣枝化名“沈凌秋”在歌舞厅做陪侍物色作案对象。7月22日上午,劳荣枝将被害人殷某诱骗至租住处,法子英持刀威胁殷某。二人将殷某关进提前准备好的钢筋笼内。为了恐吓殷某,由劳荣枝看守殷某,法子英以有木工活为由,将木匠陆某某骗至租住处残忍杀害。当晚,殷某给妻子打电话,要求她准备钱,到合肥市长江饭店与法子英见面,并按要求写了二张字条,交代其妻子一定要配合。第二天上午,法子英来到殷某家,向其妻子索要钱财。殷某妻子借机外出报警。当日上午11点,法子英被公安机关抓获。6天后,殷某和陆某某的尸体在法子英和劳荣枝的租住处被发现。

1999年11月,法子英案在合肥中院开庭审理。一审开庭时,法子英曾7次为劳荣枝开脱。

1999年12月,法子英被处决。劳荣枝则化名“雪莉”等隐匿逃亡,自2016年起在厦门的酒吧、KTV等场所工作。

2019年11月,逃亡20年后,劳荣枝在厦门湖里区东百蔡塘广场手表专柜被厦门警方抓获。

2020年12月,南昌中院开庭审理该案。劳荣枝当庭称自己遭到法子英的胁迫。检方则认为,劳荣枝为系列犯罪主犯。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张剑)

声明: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