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轻轻教育”悄悄“跑路”了
来源:安徽商报 责任编辑:张雪子 分享到 2021-10-15 09:24:33

国内知名“1对1家教”机构“轻轻教育”10月12日发布公告称,即日起暂停在线1对1课程服务,转型做录播课。最近两天,多位在“轻轻教育”购课的家长向安徽商报反映,其购买的价值数千元至数万元的课程既不能上课也没法退费。多位平台任课老师也反映遭遇讨薪难。记者探访发现,“轻轻教育”合肥公司早已人去楼空。家长和老师们质疑“轻轻教育”“跑路”,其在“跑路”前还搞促销劝说家长“囤课”更被认为是“早有预谋”。

QQ截图20211015092802

[事件] 

老师通知没法继续上课

合肥众多家长退课无门

10月12日中午,合肥家长李女士接到了一条群发微信。一直给孩子上课的“轻轻教育”英语老师在微信中说,当天凌晨被公司移出了企业微信。“说现在老师们都联系不上公司,后面的课暂时上不了了。”李女士说。

这让李女士感到措手不及。今年6月,因为孩子英语成绩不理想,李女士花了6430元,购买了“轻轻教育”60节线上一对一课程,目前还剩下40节课。接到任课老师微信通知后,她赶紧跟“班主任”刘老师联系,却发现电话、微信都已经联系不上了。

合肥家长薛女士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去年12月她给孩子报名了一对一上门的数学课,报名前她还到“轻轻”位于合肥三里庵的公司进行了考察,“感觉规模很大,挺正规的。”薛女士第一次花费6480元报了18节线下课。“今年5月7日,在原先课程没有消化完的情况下,班主任说有优惠活动,建议我们囤点课,又花费11780元报了38次课程。”暑期国家“双减”政策出台后,担心线下机构不能继续上课,薛女士提出了退费,但一直到10月8日,都没有能成功办理。薛女士只好又联系“班主任”排课,却被通知班主任离职了,会有新的班主任接替。“等待的过程中,群里就有家长说‘轻轻’出问题了。”目前,薛女士还剩下24次课,价值8000余元。

购课的家长们拉了一个微信群,并在群里进行了接龙。截至记者发稿时,已经有100多位家长接龙,未消化课时金额少的在一两千元,多的高达5万余元。

工作群一夜解散

老师称被要求签“霸王条款”

和家长一样感到突然的,还有“轻轻教育”的任课教师们。英语老师安丽(化名)是“轻轻教育”合肥公司的专职教师,2015年起就在“轻轻教育”带线上一对一课程。10月12日清晨,安丽突然发现自己被踢出了企业微信,“我就赶紧通知了家长,课程没法上了。”安丽告诉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公司在8月还开展了续费活动,并希望任课老师们配合班主任游说家长续课,“我这边就有几位家长续课,有一位到现在还剩下两三万元的课时没有上。”专职老师每月除了课时费还有奖金,目前安丽没有领到的薪酬近万元。

安丽还告诉记者,10月13日接到原先主管的电话,希望她能签一个协议,跟“轻轻教育”脱离关系,可以领到2600元左右的工资。“这跟我应得的差距太大,我拒绝了。后又接到几次电话,都是劝说我签约,说15日以后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了,态度非常蛮横。”

另一位英语老师王老师是“轻轻教育”的兼职老师,10月11日深夜,王老师发现教师群解散了,自己被踢了出来,所有班主任的企业微信号也是停用状态,公司客服号也打不通了。“老师们事先都不知情,有的还是从家长那里得知的,还有的是网上看了新闻才知道。”王老师说目前还有近8000元课时费没有领到,但“轻轻”客服人员表示只能发1700元。“说公司资金链断裂了,只能发这么多了。还说不同意签协议可以去起诉,八成可以告赢,但赢了也没有钱支付。”

QQ截图20211015092453

[探访]

合肥公司人去楼空

商户称其9月就已经搬走

10月14日上午,记者根据家长提供的地址,找到了“轻轻教育”合肥分公司位于三里庵之心城环球中心A座的一处办公场所,发现已人去楼空。房间里随处可见废弃的桌椅板凳,墙面上依旧张贴着轻轻教育机构的宣传标语——“让每个孩子拥有一名好老师”、“成为师生信赖的互联网教育企业”。

同一楼层一位商户告诉记者,“轻轻教育”9月初就搬走了,原先的场地现在已经被一家美容院接手。“这段时间经常有家长上门,询问我们有关‘轻轻教育’机构的情况。”

客服表示无法退费

仅提供兑课方案

记者随后登录了“轻轻教育”网站。网页上师资介绍等各种栏目均已经无法点开,只留下了为家长和教师提供的联系方式。一位在线客服表示,“轻轻教育”合肥店目前已注销。至于剩余课程费用如何处理,“目前只能兑换学而思网上课程进行学习,无法直接退费。”

记者随后以媒体记者身份拨打了客服电话。一位自称“轻轻媒体小组工作人员”的女士随后主动联系记者,并在微信中表示,“‘轻轻教育’决定将转型,聚焦于为广大家庭提供优质的录播课程”,“旗下原有的1对1的课程,即日起暂停服务。家长所有未消耗的1对1课程,可以兑换为学而思培优在线、学而思网校、学而思轻课、洋葱学园、松鼠AI课程或上海市培训行业协会跨界公益互助平台的多种课程。”

记者询问是否可以退费,这位工作人员明确表示:“目前我们可能还无法及时满足家长”。至于老师们未支付的薪资如何处理,对方也只是回复“我们正在尽最大的努力妥善处理,力求让大家满意。”

[难题]

家长不满兑换课程

部分家长选择报警

对于“轻轻教育”给出的课程兑换方案,很多家长表示不能接受。李女士表示,兑换的其他机构课程并不是自己需要的,“而且没有签协议,将来会不会又不承认了?”薛女士表示,自己购买的是线下一对一课程,兑换课程方案中能提供的大部分是录播课、大班课,品质和价值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有家长表示已在辖区派出所报警,有些家长还赶去上海报案。目前全国多地都有家长拉了群在维权,但下一步怎么办,大家还很迷茫。“轻轻”英语老师王老师表示,老师们目前也感到投诉无门,“‘轻轻’只让签协议,其他没有任何人来跟我们接触”,“到底是诉讼、仲裁,还是报警,我们也很迷茫。”

多位家长表示,种种迹象显示,轻轻教育此举似乎早有预谋。“8月底还在忽悠家长续费,性质更是很恶劣。”一位王老师认为,之所以到最后一刻也不通知老师们,就是要让老师们继续上课,掩饰真相,“想最后再割一波韭菜”。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刘媛媛 见习记者 郭莎莎 文/摄)

声明: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