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 安徽一处遗址入选
来源:安徽商报 责任编辑:张晨 分享到 2022-03-31 10:30:10

3月31日上午,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在北京揭晓。安徽凤阳明中都遗址入选!

凤阳明中都遗址前朝区宫殿基址发掘现场鸟瞰

3月30日至31日,由中国文物报社、中国考古学会主办的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会以网络会议形式在京举行。经项目汇报、综合评议,评委投票选出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出席随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并宣布,四川稻城皮洛遗址、河南南阳黄山遗址、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山东滕州岗上遗址、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祭祀区、湖北云梦郑家湖墓地、陕西西安江村大墓、甘肃武威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新疆尉犁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安徽凤阳明中都遗址等十个项目入选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出土的盘龙柱头

明中都是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在家乡凤阳兴建的都城。 洪武二年(1369 年)诏建,六年后以“劳费”为由罢建时已初具都城规模,三重城垣、宫殿、坛庙、中央官署、军事设施,与路网、水系及建城时的窑址、石料厂等共同构成了庞大的明中都遗址群。明中都上承宋元,下启明清,开明清都城规划布局之先河,在中国古代都城史上具有重要地位。2015年起,为配合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和相关课题研究,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故宫博物院、山东大学合作,对明中都遗址进行了持续、系统的发掘。

宫殿基址出土螭首

2021 年的发掘,较为完整地揭露并厘清了前朝区宫殿和涂山门遗址的结构、布局和工艺特点,取得重要发现。发掘揭示出前朝区核心宫殿总体呈“工”字形,由前殿、后殿和穿堂组成,总长约 108 米,均位于夯土台基之上。考古人员在前朝区宫殿台基上清理出四处踏道和多块接近原位置的础石。础石皆为覆盆式,其中前殿出土的巨型础石用料边长近 2.8 米,础面边长2.5-2.6米,覆盆直径达1.8米,体量为目前所见宫殿建筑础石之最。

宫殿区后殿连廊区发掘现场

在前殿中部偏后处还发现一座黄土中心台,长5.4、宽 4.9 米,土质极纯,黄中偏红,残存深度达 4.5 米。结合勘探,明确其被周边夯土所叠压,为本组宫殿建筑中最早的构筑物。其位置是前殿摆放龙椅的位置,且正好处于整座宫城的几何中心点上,可能与城址建设中的选址、择中理念有关。

明中都前朝区宫殿基址发现的大型石础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了解到,由于史料记载极为简略,明中都前朝主殿的形态一直成谜。2015-2021 年的发掘廓清了明中都前朝主殿及附属建筑的布局,解决了40余年来的猜测和争论,极大地推进了明中都的认识和研究。 明中都宫殿基址的考古发现,补充完善了中国建筑史元、明两大篇章之间的关键缺环,为进一步理解明早期官式建筑在基础做法、用材与结构等方面的嬗变奠定了基础。其在设计理念、结构布局和工艺做法上无不体现出由宋元向明清过渡的特征。不仅从实物上填补了中国古代都城宫殿制度由宋元向明清转变的关键环节的资料,其主体宫殿对元代宫殿制度、规划思想的继承和创新并对明代南北两京宫城规划模式的生成过程产生的深远影响,也充分体现出各民族文化的交流融合、中华文明多元一体化中的历史进程。而前殿中心黄土台的发现对于研究我国古代都城择中、选址的规划营建思想与实践有着重要价值。 除了明中都前朝区宫殿基址的考古发现外,涂山门及清代县学等遗址在建筑布局、结构和工艺方面的探索和发掘,也是城市考古、建筑考古的重要实践,这些发现共同为中国古代城市史研究和古代建筑 技术史研究增添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刘媛媛 图片由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

声明: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