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策划】城市种菜
来源:安徽商报 责任编辑:张雪子 分享到 2022-04-18 09:10:53

一个想种菜的三毛

小时候,我家有个院子,种了几株丝瓜和葡萄,还有一棵小小的香椿树。葡萄大约品种不好,很酸,虽然果实累累可喜,但并不中吃。倒是丝瓜,有长久的收获期。来不及吃的,可以任由它慢慢变老,长成丝瓜络,用来洗碗。如今丝瓜络在生活中也不多见了。

还有香椿。直到我们搬走,那棵香椿树也没有长大。算起来,一年也吃不上几次。

小时候住的地方,今天看来应该叫做“城中村”。但是,家家户户都有院子,区别只是有的大,有的小。人们挖鱼池,种菜,养鸡,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想方设法丰富自己的餐桌。我们家养了七八只母鸡,日常的鸡蛋都不用买。我们孵小鸡,养猫,养狗。养鸡其实是很吵很脏的,奇怪的是,家家都养,邻居们也没什么意见。现在想想,那真是城市里田园诗一般的生活。父母上班离家很近,走路五分钟就到。大工厂里包管工人生活的一切,学校,图书馆,电视台,医院,澡堂,汽水房。从前没有通勤的烦恼,下班之后也绝不会有电话微信追逐到每个角落。

疫情以来,出差的机会变少,出门也少。从前我以为自己会当一个三毛,后来,发现三毛也是不好做的,三毛不能走路去旅行。但坐在家里,可以娱乐的项目实在不多,我开始养花。几年来,买盆,买土,买花,买药,心力费了不少,经手的死多活少。去年开始,我减少了买花的数量,阳台栽花本就违背花性,有些娇贵的花实在不可强求。

后来,我买了些蔬菜种子。

说起来,尝试种菜倒也不是第一次了,带小孩去超市的时候,买过小小的种子,但可能是季节和温度不对,种下去,浇水,并没有发芽。

今年春天来临之前,我买了四季青和芹菜的种子,还有半斤红葱头。我买了两个种菜盆,十斤羊粪,营养土和羊粪搅拌均匀,看着黑黝黝的,宛若沃土。我就开始播种了。

起先没有经验。将种子如同撒豆成兵状,满满丢了一盆。种子微小,落入土中就消失不见。我浇上水,在那里日看夜看,三四天了,不见动静。朋友说,你应该先把种子泡一泡,容易发芽。我想了想,又浇了点水。

QQ截图20220418090009.png

这天晚间,我隐隐看到土里有些绿色,种子发绿了。

两三个暖阳下来,小菜苗破土而出,挨挨挤挤,长得比豆芽菜还密。再过几天,菜苗长高了,越发风雨不透,密密麻麻挤出盆来。我心里觉得不太对劲,但好容易长这么大,又不舍得去拔。我回头去看种子说明,只见别人原来一个花盆只撒三四颗种子,或是一垅一垅……我在一个种菜盆里撒下去的种子,足够种三四平米地了!

只能忍痛把刚出的小苗统统拔了,埋到土下。再重新撒种,浇水,静待发芽。好在是春天,菜很听话,不过两周多就初具规模,收获了一盘鸡毛菜。

葱头种下去,开始并不发芽。温度到了二十多度时,它们忽然醒了。几天没管,已经长得郁郁葱葱。葱韭都是挺好种的,韭菜根种下去,十几天就长出叶子来,只有自己动手种了韭菜,才能深刻感受到“割韭菜”之精妙。

朋友劝我扩大养殖规模,用架子立体种植,说可以最大限度地实现部分蔬果自由。我看了看架子上不能食用的花花草草,果然心生抛弃的恶念。前几天包河公园的紫藤盛开,我在网上搜了一大气紫藤,在养葡萄还是养紫藤间摇摆不定,现在我决定了,我要种丝瓜,我要种西红柿!我也想拥有挂着累累果实的藤蔓!

菜比花不容易辜负人。这几年种花花草草,颇觉得养护植物与养护孩子无异,重点是知道它们要什么,而不是自己一厢情愿地想给什么。 (荠菜小包子)

QQ截图20220418090158.png

我的空中小菜园

一场春雨过后,菜盆里的青菜、苋菜仿佛被雷声鼓舞了,开始奋力拔节,前两天还是萌哒哒的小芽苗,一转眼就可以入锅打个青菜蛋花汤了。

蔬菜们长在12楼的空中,七八平方的露台,长条的菜池和高高低低的菜盆占据一多半,栏杆的位置则留给了三角梅。今年3月一直冷,真正的春播几乎接近清明才开始。菜池和菜盆里的土都是提前施了有机肥的。我家的菜基本只用菜籽饼肥,一般有两种施法,一是做底肥,在春秋两季,直接翻在土里;二是用塑料桶沤的液体肥,为了防臭,通常用果皮自制一些酵素兑进去,待饼肥完全腐熟后再掺水浇灌。

最大的菜池照例是春天鸡毛菜、冬天上海青。鸡毛菜刚长到一指长,一棵棵直接薅出来,抖掉根上的土,拌蔬菜沙拉,或者像北方人一样蘸酱生吃,味道清鲜极了。

菜池里套种五棵辣椒、三棵黄瓜,还有一棵小番茄。夏天露台温度高,青菜难以生长,这一池子小青菜吃到春末,辣椒正好蓬勃,像树一样在菜池里遮出阴凉.黄瓜则正好爬到栏杆、屋檐上。空中结瓜,池中挂椒,墙边还有粒粒番茄,直接采来就可以吃。到那时,吹着夏夜凉风,吃着手边的瓜果,远处高楼灯光闪烁,与天上星辰遥相呼应……

今年还有两棵辣椒单独种在一个菜盆里。那是朋友网购的樟树港辣椒苗。据说这是湖南岳阳一小镇的特产,当地种植的这种椒可谓是辣椒界的天花板,一斤可以卖到200块!椒生江淮,形态小巧,在我的露台上刚刚绽出一朵小花,不知是否能够媲美樟树港的滋味?

QQ截图20220418090206.png

旁边的盆中有几棵香芹。芹菜出芽慢,这几棵还是去年晚秋播种的,它非常耐寒,可以在室外过冬,但温度低时生长缓慢,一个冬天几乎没怎么长。春天一到,芹菜开始蓬发,两场雨后越发葳蕤,隔几日就可以掰一把叶子,切碎了和在肉馅里包饺子或包子,芳香极了,完全是小时候的味道。

阳台或露台种植蔬菜,掰叶法是非常经济高产的方式。所有的叶菜几乎都可以掰,比如冬天的上海青、生菜、油麦菜、黄心乌、香菜等,采摘时保留菜心,只掰取周围的大叶,肥水跟上,掰了又长,掰之不竭。尤其是疫情时期,几个菜盆就可以轻松实现绿叶菜自由。

露台上必不可少的,还有葱和韭。这两位是固定的两盆,小葱虽是厨房的配角,但一年四季必不可少。春韭入馔百味佳,清晨割一小把春韭,打两枚土鸡蛋,半小时工夫,新鲜的韭菜盒子可以上桌,食厨距离不过数米而已。

露台另一侧栏杆边,每年还会种一株丝瓜。丝瓜攀爬力超强,它的生长很有趣,一边长茎叶,一边长出很多小爪子,最细长的爪可以一点点深入栏杆间针眼大的空隙里,然后小爪爪再略略变粗,如膨胀螺丝般紧紧地锲在里面,或是先轻轻搭在栏杆上,再生长缠绕,最后拉紧,爪子先于藤叶生长,爪子攀实了,才会将藤蔓送出去,一步一个脚印,长得踏实。

种丝瓜,除了吃瓜,丝瓜叶还有一个妙用,夏日蚊虫叮咬时,可取丝瓜叶揉搓出汁,轻轻涂在蚊子叮过的地方,可消炎止痒,一般涂个两三次就能见效。对于家中养育婴儿的家庭,在菜盆里种上一株丝瓜,相当是拥有了纯自然的袪蚊花露水呵!

从冬到春,小青菜、生菜、茼蒿、芹菜,一直不停地吃,菜菜们也一直不停生长着。每次吃着自己种的这些简单菜蔬,总是心怀感激,只是给他们一捧土,然后浇水、施肥,它们就不停地生长,滋养我们的身体。愿我们,就这样与蔬菜和谐共生。(杨静)

QQ截图20220418090252.png

向农业致敬

开春后,早早买了两袋有机肥,一直堆在露台拐角处。月初时,菜场里已经售卖一把一把嫩扑扑的番茄秧、辣椒秧、茄子秧……苦于今年暮春反常高温,又久不下雨,花钵中泥土早已板结,不太适合移栽这些菜苗。每次上菜市,一碰见这些怜娉可爱的菜秧子,心都急飞了。

昨夜,雷声隆隆,大风啸啸,终于下了一场雨,露台上所有花盆均被浇透。同事上周赠予的四棵黄瓜苗,一直养在培植盒中,该将它们移栽到大花盆中了。将有机肥舀些出来,掺入花盆湿泥中拌一拌——黄瓜苗的底肥要给足。一只花盆可移栽两棵黄瓜苗:挖个洞,黄瓜苗坐进去,培土,小铲子轻轻拍实表面浮土,再用巧劲轻轻拎一拎整棵黄瓜苗,使之不窝根,一次性把水浇透。

这是小时候跟着妈妈学会的农活,永远不忘记。

我与对门邻居姐姐公用这五六平米空间,她家的那一半露台,常年花草葱茏——兰花幽香了整个春日,贴梗海棠、碎米黄兰、月季们的花期,依次到了,又依次走了,白玉兰打起无数青骨朵。我家这边的露台呢,简直是一爿农业社会的缩影——纵然冬日,也是葱蒜不绝,做小肉丸子啊,蒸鸡蛋啊,一时忘记买葱,便拉开玻璃门,奔去露台掐点儿青葱或者嫩蒜叶子。一共秧了四五盆大蒜,底肥足,每棵窜至两尺高,等抽完蒜薹,便是端午时节,估计可以收获几十头老蒜瓣。

去年秋天,我在花盆里精心培育一株马齿苋,枝肥叶大,一直未能开花结籽。寒冬来临,冻死了。今年仲春,从野外挖一株荠菜回来移栽,小心伺候,日日浇灌,到末了,依旧枯萎。荠菜是野性的植物,不能被人类驯服。我还想移栽几棵野生菊花脑,看来,也是无望。

去年春天,种了五六棵葫芦。初夏时节,葫芦藤疯长,去门前小竹林砍几竿竹,撑起一片绿荫。葫芦花是真好看,洁白幽秀,淡淡浅浅的气质。等到太阳升起,花则闭合,黄昏日暮时,才把整个花瓣张开,趁着月色悄悄开一夜,一直至凌晨时分。花萎,结无数小葫芦,在风里飘摇不定。可能缺乏蜜蜂授粉之故,最后我们仅仅收获到一只小葫芦,是那种适合放在手中把玩的迷你型葫芦,搁在书架上,终于有了风霜之色,成了一只苍黄的小葫芦,有旧意,颇为耐看。自己种出来的,与买来的,自是别样。

去年我还种了茄子、辣椒。许是施肥过猛,青茄壮如拳头。这大青茄子轴得很,一直傻长着,直接戳到土里去;辣椒,胖如灯笼,七八枚辣椒将禾子都快坠折,得找一根小竹棍固定……无论茄子,还是辣椒,都舍不得摘下吃掉。每日上露台,将这青绿蔬果当花一般的赏识着,心上漫过无言的舒豁。到了秋天,七八枚辣椒彤红似火,比花还要新妍绝色,慢慢地,干了,瘪了,几场秋雨,凋落殆尽,叫人感念,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今年,我打算种几棵番茄,几棵紫茄,最好还要有一排豇豆。竹架子搭起,豇豆藤引上去,仲夏时节开紫色花朵,长出豇豆,一日日见风长,沉沉低垂如细面。可惜合肥这边没有紫苏苗、薄荷苗、荆芥苗售卖。尤喜荆芥,药香扑鼻,醒神明目。酷夏胃口差,午餐一碗素面上,搭配几根荆芥,甫一入嘴,一股清凉之气直冲肺腑,胃口像被春风吹开,稀溜溜一碗面吃下去,层层汗意。

很小的年纪里,便跟着我妈一起种菜。一直记得农谚,比如“九菜十麦”。农业种植不能乱来,农时要与节气结合在一起。所谓九菜十麦,是指,农历九月,油菜籽要点播了。到了农历十月,就该小麦下地了。还有“清明前后,种瓜点豆”。清明之后的时节,番瓜苗、瓠子苗培育好了,可移栽。黄豆的种子也该下地啦。

每一黄昏,我去菜园浇水,一瓢水慢慢滴灌,一点点地洇入菜苗根部。最好拔一些青草覆盖于菜苗周围,一来起到阻隔烈日薰照的作用,让菜苗根部的湿气散发慢些,二来浇水时,泥土不至于板结。等菜苗活棵,再用锄头松土,顺便描一点儿淡肥。蔬菜在泥土间也是需要呼吸的,不时松松土,长得也快点。

当年,在乡下的我们,整日围绕菜园田畈打转,出门便见田野,日子过得慢,一颗心安安静静本本分分的,从无烦躁颓唐。到了城市,与自然日渐的疏远,一颗心慢慢有了躁气,无法治愈。

如此,我选择露台种菜。长久地蹲在那里,用手把土坷垃仔仔细细捏捏碎,指甲缝中全是泥,南风轻拂,不知画眉还是百灵停在毗邻的树上鸣唱,一颗心,为之安稳。(钱红丽)

QQ截图20220418090448.png

一个80后的田园诗

Echo是个热爱农作物的80后男生,有着长达十多年的种菜史。2012年,搬进新家的Echo偶然看到邻居种了几棵黄瓜和南瓜,收成还不错,心生羡慕的他于是也开始了自己的种菜史。

Echo有个小院,起先,他尝试着种了一些日常蔬菜瓜果,没成想,一个菜季下来,收获满满,有丰收的喜悦,更有内心的收获,所以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一直坚持到了今天。

这段时间,不少人都发现了种菜的好处,在阳台上纷纷种起了蔬果。像一切新手一样,Echo起先种的也是辣椒、茄子、黄瓜、西红柿、小青菜这些简单的品种,到了后来,一发不可收拾的Echo尝试了越来越多的品种,生菜、苦菊、南瓜、韭菜、茴香、薄荷、苋菜、空心菜、水芹、鱼腥草…….再到现在,Echo甚至还种了果树,可谓是种类繁多。

Echo说,种菜和种花不同。谈不上成功,也谈不上失败,只有种的好与坏。城市里,人们往往只有小小一片地方可以种菜,也不是以收成为目标的,加上不打农药,不上化肥,再加上不懂科学管理和规划,所以其成果自然比不上专业的种植户。但相对而言,种菜总是会有收获,更多的是得到了快乐。

总结这些年的种菜经历,Echo说,自己最喜欢种的还是应季的辣椒、茄子、黄瓜和西红柿之类。特别推荐种植黄瓜,从合肥的三十岗买种子或者买苗都可以,自己种出来的黄瓜比市面上卖的黄瓜味道要正很多,每年收获时分,从瓜架子上摘下,水一冲,即可入口,新鲜度杠杠的,正宗的黄瓜味!如果是阳台种西红柿,推荐买矮化西红柿,现在正是种植的季节,今年就可以挂果收获了。

种菜其实要费不少时间。Echo说自己在工作之外,除了正常的应酬和琐碎之事,多半时间都是在菜地里待着,每天至少要花上一两个小时。不过,花费的时间虽多,但也不完全是在打理蔬菜瓜果,重要的是,一年四季里都可以观察这些绿色植物的生长,来抵消城市生活的快速与乏味。

一个小小的菜园为Echo实现了部分蔬果自由。比如应季的辣椒、茄子、黄瓜、苋菜、空心菜之类的都能满足需求。秋冬季节的青菜和乌心菜也很好长,平常的葱蒜小配菜也无须跑菜场了。有时候还能有富余送给亲友,大家都很乐意收到这样的礼物。

严格来说,即使实现了蔬菜自由,其实并不省钱。Echo说,自己耗费的时间和精力远大于收获的价值。可是为什么还去种菜,并且乐此不疲地坚持这么多年呢?Echo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乐趣。

Echo是从农村来到城市的,从小,他就喜欢绿色的田园生活。每天忙碌之余,看到绿油油且生命力旺盛的这些蔬菜瓜果,一天的辛苦几乎减轻了一大半。尤其是每天清晨起来,上班之前看看自己的菜,动手拔拔野草,给花木修剪一下枝条,内心的快乐简直难以言表。

种菜是个体力活,Echo说,每天坚持给这些瓜果蔬菜浇水,也能起到锻炼身体的作用,不用去健身房了。尤其是夏天,植物的需水量很大,把它们浇灌完,整个人大汗淋漓,比跑步还畅快!(杨菁菁 文/摄)

声明: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