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烟火气 抚慰夜合肥
来源:安徽商报 责任编辑:张雪子 分享到 2022-08-11 10:21:09

■编者按

宁静的夜晚属于乡村,喧闹的夜晚属于都市。夜晚的人气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证明一个城市的活力,省城合肥的快速发展正让它越来越趋向于“不夜城”,趋向于“越夜越美丽”。风吹夏夜,灯火中浮动的全是老百姓平凡又抚慰人心的烟火生活气息,让我们的记者带着你去体验。

QQ截图20220811091732

瑶海万达金街

“老板我们明天老时间见。”在合肥市潜山路与佛子岭路交口,一位从华邦世贸中心写字楼走出的女士对着街边售卖鸡蛋灌饼的老板说道。

今年入夏以来,合肥街头多个夜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一个小推车、一张桌子、一个汽车后备厢就是一个摊位,面积虽小,但商业形态新颖丰富。

华邦世贸中心(银泰百货政务店)周边夜市、瑶海万达金街夜市美食广场、恒大中央广场、霍山路小吃街、海卉文化美食街、1912街区、官亭路、罍街、中市街等各大夜市中隐于市,如一颗颗璀璨的启明星闪耀在古庐州的繁华下,见证着合肥发展的热度与活力。

“晚上和朋友们到这里聚餐,感觉挺热闹的。白天太热了,晚上出来感受一下人间烟火气。”在瑶海区海穴夜市大院内,正在“撸串”的王先生说道。

夜生活

飘散人间烟火气

8月10日晚上8点,合肥市蜀山区银泰百货(政务店)西北侧,8个写有“万物市集”logo的临时小摊点闪烁着灯光。由南向北,推车上依次摆放着品牌香水、芭比娃娃、汽车模型等小商品。现场不时有牵着孩子的家长在此驻足。“娃娃多少钱?”“质量咋样?”

QQ截图20220811091050

华邦世贸中心广场万物集市

“不挣钱,每天有20块钱的摊位费。”正在摊点旁休息的店主说,自己是受公司委托在此负责广场里的摊位管理,每晚10点左右他们便会收摊回家。“广场里面不给做有油烟的生意,我们主要是做附近上班族的生意。”

“微信到账9元。”伴随着收款的机器提示声,30米外的佛子岭路与潜山路交口,6名从事鸡蛋饼、双皮奶、炒饭、水果捞等小吃的摊主正在忙碌着。他们或带着手套和口罩,摊着鸡蛋饼,或娴熟地拿着长勺向饮料里加椰果。不远处几辆同样骑着载有餐品的三轮车摊主正在寻找自己的摊位。

今年50多岁的胡女士(化名)和一旁经营果捞生意的王先生(化名)在此已经摆了近一年的摊。每天晚上6点多,他们都会一起骑车从距此约2公里的某小区出发,到这里“上班”。“每天平均能挣150多,不赚不赔吧。”王先生说,自己和这里的很多摊主一样,摆摊是自己的“全职工作”。“夜里上班,早上睡觉,下午备料。”

“现在时间还早,一个小时之后这里人才多。”胡女士说,这里的摊位相对固定,大家都有自己的经营区域。随着年龄的增长,晚上11点左右,胡女士就会回家休息。“年轻人精力好,他们有的人凌晨4点多才会回去睡觉。”

夜经济

提供创业“小舞台”

麻辣鲜香的小龙虾、酸爽可口的酸辣粉、香味扑鼻的羊肉串……从西餐到中餐,从高档门店到街边小摊,这里应有尽有。这是8月9日晚10点,1912街区道路两旁夜市的场景。

QQ截图20220811090852

1912街区,胡师傅和他的妻子正在忙碌

街区的东西两侧各散布着近10家摊位,摊主以中年人居多,消费群体以20-30岁年轻群体为主。涵盖吃、喝、游、购、玩多种模式。在街区的西侧,胡师傅与她的妻子经营着一家烧烤摊,距离摊位不远处是一个搭建起的锅台,锅碗瓢盆一应俱全。除了经营烧烤,夫妻二人还会做一些米面等主食。两个摊位同时进行,夏天以烧烤为主,冬天以炒饭等主食为主。“周五周六晚上人会比较多,平均下来每晚流水1200元这样吧。”

胡师傅从2008年开始做厨师,问及他为什么会选择转型做路边摊时,他说,一方面为了照顾到家中的小孩,另一方面,家里的许多亲戚都是做这个的,会对自己有些帮助。在霍山路小吃街,据一位从事炸鸡生意的刘师傅介绍,目前生意可观,晚上人比较多。“每天能卖出去100份左右,高峰期有200份,人多的时候还忙不过来。”

QQ截图20220811091447

安农大旁霍山路夜市

夜市的发展不仅带动了经济发展,也为更多的年轻人提供广阔的创业舞台。冰粉摊、烧烤摊、饰品摊,这些摊位投入较低,回报率高,很多年轻人选择大胆地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夜经济的发展,让更多的人凭借努力便能获得回报。

夜活力

老中青“同场竞技”

夜幕降临,在海卉文化美食街,许多游客左手拿饮品,右手拿肉串,悠闲地漫步在这条长约550米的街道上。街道的西边流动摊点居多,食物与日用品等摊位相掺杂;道路的东边为固定摊点,以食物类摊点为主。

据了解,每晚8点到9点是夜市人流量的高峰期。因夜市位于信旺·华府骏苑北区与西区的马路两边,在此摆摊的除了中年及年轻群体,老年人也是夜市的“常驻嘉宾”。

QQ截图20220811091206

鲍师傅酒酿摊

今年58岁的鲍传福经营着一家酒酿小摊。年轻时的他收过旧手机、长头发。问及为什么选择摆摊时,他说,合肥当地很多的酒酿都不正宗,喝起来口感不佳,他想将家乡太和做酒酿的传统发扬光大,让更多的人喝到正宗的酒酿。“家里生活压力也大,做这个也能照顾到家里的孩子。”

鲍师傅每晚6点出摊,10点收摊,第二天早晨6点选购新鲜的材料。“每天准备的都会提前卖完,来买的年轻人很多,我这很多都是老客户,喝完还会续杯。”鲍师傅说道。

在恒大中央广场淮浦街,刚步入社会的刘女士经营着她的“暴打柠檬茶”小铺,“一晚能卖到30杯左右,我一般卖到12点就走了。”在众多的摊位中,像刘女士这样的“新人”不在少数。

重“燃”烟火气,不仅是助力经济恢复,改善民生的重要举措,更是对合肥城市管理能力及作风建设的一次考验。霍山路小吃街,地面划定白色标识线,各摊主有序地进行着生产与售卖;瑶海万达金街夜市美食广场,每一个摊位均配备了垃圾桶,当天售卖结束,摊主负责清理垃圾,会有专人负责监督检查。

夜市千灯照碧云,十里天街市井连。午后的余热逐渐散去,城市的喧闹与繁华在夜幕降临后拉开帷幕。夜经济的发展是城市繁华的表现。合肥,一座新旧并存,历史悠久的古城;曾经的三国故地,包公故里,如今的科技之城,正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常诚 刘晓然 实习生 柳宁 胡康琪 文/摄)

声明: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