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策划】年轻人为什么爱奶茶
来源:安徽商报 责任编辑:张雪子 分享到 2020-09-07 10:24:54

前两年有个很火的词,“奶茶自由”。作为非生活必需品,奶茶在年轻人的生活中,占据了至高无上的地位。

满大街的网红奶茶店,多有大排长龙的。奶茶不仅是一种饮品,更是一种精神上的慰藉。

QQ截图20200907103132.png

来杯奶茶,不加糖

荠菜小包子/文

珍珠奶茶,三元两大杯——这差不多就是前半生对奶茶的全部印象。

我喜欢甜味,却又畏糖。这种矛盾性让我对各种饮品敬谢不敏。奶茶店常常会排起长龙,令我费解——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间至味值得这样排队呢?是茶不好喝吗?还是啤酒不解渴?

但是,我好几个朋友,都是在人到中年忽然爱上了奶茶。

“就是人到了午后,下午,如果不点一杯奶茶的话,感觉就无法顺利开启工作。”

“就像某种仪式一样,奶茶好歹让生活有了点期待。”

“可能生活太苦了,想喝点甜的。”

当然也不能完全向糖分屈服,点奶茶的单子上一定要半推半就地注明“少糖”或者“半糖”,其实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自欺欺人。谁不知道奶茶是高糖高咖啡因的健康杀手呢?

可能近墨者黑,不知道从哪一天起,吃茶餐厅,我也习惯了来杯奶茶。

港式餐厅里的奶茶,总是名为“丝袜奶茶”,顾名思义,大约是形容奶茶的质地细腻。但茶餐厅的奶茶的确不甜,不加糖的话,还能喝出茶的苦味,符合“奶茶”的身份,奶是形容词,本质还是茶。

我对茶的接受度很高,无论是英伦红茶,还是阿根廷的马黛茶,我一概都能欣然接纳。奶茶既然也是种茶,显然也可以进入我的“实体清单”了。

唯一的坚持,就是“不加糖”。

但是,一旦打开一个口,奶茶就会在越来越多的场景里出现。

比如说,刚刚开启工作的午后。无从入手的工作,喧哗吵闹的办公室,分分钟想要逃离。

这时就会自然而然地想起,不如叫杯奶茶吧,补充点能量,也让乏味的下午有了点期待。

拿到那杯奶茶,打开,喝上一口,仿佛就有勇气继续战斗了。虽然只是杯奶茶,却成了无趣生活的点缀,人生中一些微渺的小确幸。茶里那点奶香的慰藉,不太存在的甜味从味蕾深处传来。啊,毕竟还是爱自己的。

和要好的同事一起叫杯奶茶,潜台词里就是某种小小的共谋。胖就一起胖,活要一起扛。

无事的时候,偶尔也会给自己点杯奶茶。这个时候,奶茶是悠闲生活的符号,一个小小的记认。总有些东西标识着喜悦,像夏天的泳池、商场的气球、发辫上的蝴蝶结、手里的奶茶。成年人,谁不是用抽丝剥茧式的快乐,来反刍、来咀嚼、来浸润整个人生?

做奶茶其实不难,成本应该也不高,但我从来没尝试过自己做奶茶。大约“奶茶”本身于我而言,是不重要的。快乐的源泉还是在于说出那句——

嗨,点杯奶茶吧!

QQ截图20200907103145.png

奶茶是种精神上的慰藉

汪漪/ 文

已经两天没喝奶茶了,有点战胜自我的成就感。但不敢肯定,写完了这篇,会不会订一杯犒赏一下自己。改写一日四食的黑泽明的一句话:三餐,是身体的营养,奶茶,是精神上的营养。奶茶之于我,之于大多数道友,它无关饥饱,纯粹是精神上的慰藉。

年轻时的我,生活似乎还挺健康积极向上。只爱茶,不爱奶茶,陪室友去买奶茶,站门口都懒得进。爱喝茶是幼时养成的习惯,小时候几乎是在爷爷身边长大,每天早上,老人家烧水泡茶,然后坐院子里,喝着茶,听着收音机,我有学有样,早早进入老年生活。

年岁渐长,烦恼增多,尤其是抓耳挠腮写东西的时候。压力之下多数人都需要一个出口。有人是口腹之欲,有人是其他。在室友的影响下,轻松滑入奶茶坑。淮河路步行街上风靡“三元两大杯”时,我还是对奶茶无感的。住环城路附近时候,女人街上有家卡旺卡,那可能是我的第一杯奶茶,也基本确定了我对奶茶的理解。早期的卡旺卡口味很少,主打全套和红豆,口感丰富的全套奶茶有布丁、椰果、珍珠,红豆内容物少,但是够甜啊,吸一口,将红豆在舌尖抿开,甜滋滋的,瞬间被取悦了。

高糖高脂高热量,奶茶危害科普文一篇接一篇,但仍挡不住奶茶店一家接一家地开。矛盾的现代人,纠结地游走在自控与放纵之间。奶茶业自近10年来,蓬勃发展,从本地品牌到台湾奶茶、港式奶茶,从珍珠奶茶到水果奶茶、蛋糕奶茶、芝士奶茶。奶茶自成文化,仅店铺装修,就彰显特色,原木基调、老牌港风;店名也是各显风骚,这边有“厝”,那边可以有个高仿的“寮”。商业体里作为支柱角色的餐饮业都在一轮轮地洗牌,只有奶茶店还在老地方。

单一的口感已经不能满足胃口刁钻的年轻人,一层芝士、一层蛋糕,不嫌多;椰果被烧仙草替代了;布丁也成了烤布蕾;红豆还在倔强地守着阵地;珍珠已发展为小元宵,最好是带馅的,芝麻馅,红豆馅,二选一?不能都要吗?

逛街时手捧奶茶,不是凹造型就是解渴,功能性较强。大部分人买奶茶,是为了坐下来,慢慢用它来表达喜悦或者浇熄愤怒,抚慰情绪。在行走中,它的精神作用是大打折扣的。发达的外卖让这一体验达到极限,曾进了一家奶茶店,除了我,就是穿黄衫、蓝衫的外卖小哥,店员告诉我,前面有30多杯外卖,但他会帮我先做。

我也有个毛病,一坐到桌前,打开电脑,酝酿纠结半天,拿起手机订奶茶,一杯不送,订两杯,今天一杯,冰箱放一杯明天喝。晚上瞄到冰箱,都觉得很满足。就像守着一个小礼盒,轻轻打开,惊喜迸发。循规蹈矩的人生中,需要一点叛逆来点缀。

喝茶和喝奶茶,无疑是相通又相悖的。二者都是心绪的重启与充电,喝茶是与自己的对话,静心宁神,隐有一种意趣,是自律与放松;喝一口奶茶,沉浸于营造的甜蜜氛围中,是一种自宠与放纵。

以茶示礼,茶或者奶茶,都可以成为一种社交,而发于神农的茶文化,更多了一种慎重与礼仪,讲究时机、季节、茶品甚至茶器;请喝奶茶则更接地气,适用于职场,可致谢可致歉,打开美团就可完成一番心意。

奶茶喝的是热闹,绿茶喝的是宁静。至于我,打扫卫生前,喝一杯奶茶,为自己充电加油,并试图安慰自己劳动会消耗掉热量而少点罪恶感;打扫完毕,窗明几净时,泡上一壶绿茶,慢悠悠喝一口,说不出的惬意与满足。两者我都爱。

奶茶就像充电宝

鲁捷/文

丝滑的牛奶配上浓郁清香的茶叶,再搭配软糯香甜的珍珠,或是加点果汁,最后覆上一层绵密的芝士奶盖,一杯醇香甜蜜的奶茶吸引了无数年轻人的心。

奶茶已经成为时下年轻人最爱的休闲饮品之一,无论是霸气四射的职场人士还是青春时尚的学生族;无论是无敌美少女还是帅气小哥哥;无论是熬夜加班还是甜蜜恋爱,都少不了一杯喷香四溢的奶茶。

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嗑奶茶史。多年前,当我刚离开苦闷的高中跨入大学校门,每月可以随意支配一笔不大的生活费时,开始疯狂啃食零食,冬天的周末,我一定会采购几杯香飘飘来充实我的柜子,到了夜深人静拿出一杯,冲上热腾腾的开水,整个宿舍芳香四溢,打开一本书,慢慢品尝。结果短短几个月,疯狂胖了十斤。

第一次接触实体奶茶店是不久之后,跟室友一起逛街,发现学校对面有家小小的饮料店铺,小到只有一个面向街道的柜台,卖的饮料是奶茶,当只知道纸杯香飘飘的吃货发现了实体奶茶店,那种尝鲜的热情立马燃起,于是我俩毫不犹豫地掏出两块钱,一人买了一杯奶茶,至今仍然记得那极浓郁的香味和醇厚的口感,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当下我俩就决定,以后每周都得到这家店搞一杯奶茶。

甜甜蜜蜜的奶茶之旅就这样开启,两块钱一杯的奶茶没喝多久,学校对面开起了相对高档的大口九奶茶店,再之后有越来越多的卡旺卡和COCO,工作之后,逛街喝、聚餐喝,炭茶、雅克雅思、小眷村再到奈雪、喜茶、麦吉,几乎嗑到停不下来。

为什么奶茶可以从众多饮料中脱颖而出,短短数年成为最受年轻人喜爱的饮品?有人说奶茶可以提神醒脑,小小一杯可以解救自习室犯困、午后办公室混沌的大脑;也有人说甜蜜的奶茶与甜甜的恋爱最搭;还有人说,闺蜜们总爱到环境优雅的奶茶店聊他个难舍难分。无论如何,此时的奶茶恐怕已经不止是奶茶了,它更像一种文化,如同酒文化,为我们营造一种氛围,惬意的、愉悦的、享受的、小资的、甜蜜的、优雅的、浓情蜜意的……常常听到身边的朋友说喝奶茶有瘾,几天不喝就会想念,有人说,奶茶就像充电宝,总能给疲惫的自己充上电。

其实,奶茶中最最吸引人的,带来美好的味蕾体验的还是里面的糖。据说奶茶中的糖,会刺激大脑分泌多巴胺,通过神经传导产生快感。而大脑中负责感受糖的神经受体,是可卡因的14倍。因此,高糖奶茶比可卡因更容易让人上瘾。而且奶茶的缺点也是显而易见,喝太多的奶茶除了会导致发福和蛀牙,还可能间接导致糖尿病和脂肪肝等疾病!因此,奶茶好喝,也不要贪杯哦!

QQ截图20200907103322.png

请我喝奶茶的人都是真朋友

姜志远/文

“我们为什么爱奶茶?”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当友人把这一句灵魂拷问抛给我的时候,作为资深奶茶粉的我居然瞬间有点“语钝”。口感?时髦?网红产品?多巴胺安慰剂?社交流中介品……OK,请允许我端起一杯奶茶,边喝边聊。

印象中,我与奶茶的缘分是从老合肥淮河路步行街街头的“三元两大杯”开始的,这种奶茶以香精冲泡为主,浓浆、砂糖、奶精、植脂末……廉价的配方组合成上世纪90年代一拨合肥年轻人的时髦与快乐。“比水更好喝,比奶更香甜,比茶更时尚。在我们80后的眼中,‘三元两大杯’的奶茶就是老合肥步行街的一道地标风景线。”提起当年的“三元两大杯”,省城某奶茶店的老板Annie至今仍印象深刻,“那时候奶茶虽然便宜,但零花钱更少,所以,但凡请喝奶茶的人,都是很够意思的朋友啦!”

无论是街边扩音喇叭里无限循环的叫卖声,还是来来往往行人的人手一杯,“三元两大杯”以超强的露脸率和魔幻的洗脑广告语,成功跻身那个年代的网红,在随后的日子,模仿“三元两大杯”的奶茶粉产品层出不穷。某款冲泡奶茶产品宣称一年的销量要绕地球好几圈,而当年尚未结婚生子的周杰伦也紧跟潮流,给X冲泡奶茶代言,要把喝奶茶的你捧在手心里……方便、快捷、流行、口感不错,这些关键词就是速溶奶茶时代人们的诉求。

作为合肥的新四大名点之一,KWK必须是合肥奶茶文化里的重头戏,它家的全套奶茶和红豆奶茶也一度是上班族和学生族茶余饭后的首选品。曾经在环城南路上班的我,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和同事在午饭后散步到三孝口的KWK店,在服务态度超好的营业员小姐姐和小哥哥的指挥下,排个长长的队,捧上一杯7元的红豆奶茶,边喝边回单位,然后开启一下午的美好工作时光。后来办公地点搬到政务区,而KWK仅在合肥老城区有连锁店,“于是,每次进城的同事,就成了最早的奶茶‘代购’。”提起2009年拎上好几杯KWK奶茶从老城区打车回政务区的经历,W女士很是感慨,“用现在的话说,绝对是真爱了。”

2012年第一次去香港,第一次喝到了正宗的港式奶茶,也第一次改变了对奶茶的看法——曾经一直以为人们喜欢喝奶茶是因为里面的糖可以刺激人的多巴胺分泌,继而带来快感和舒适感。“英式红茶搭配鲜奶,这种跨界的组合甚至可以追溯到唐朝文成公主进藏。”在拉萨八角街卖藏式奶茶和酥油茶的小老板扎西,一直给顾客“安利”着一句话“藏式奶茶是奶茶的祖宗”。据说,当年文成公主觉得满是肉类和乳制品的餐饮有些腻歪,于是把茶叶顺手放到奶里浸泡,结果奇迹发生了——奶茶诞生了!既把茶的刺激性降低了,也中和了奶的腥腻。如果想感受一下港式奶茶最初的味道,不妨自己亲手用红茶和牛奶煮上一杯,又或者点上一杯无糖的丝袜奶茶慢慢回味。

2016年到了台湾,也算是正式接触了台式奶茶,在惊叹台湾同胞可以把奶茶中的珍珠细分成各种大小的同时,奶茶原汤的美妙口感也暴露了周杰伦变“胖伦”的秘密。再后来,各路奶茶纷纷闪亮登场。五花八门的口感、形形色色的配方、千变万化的包装、丰富多彩的营销手段……虽然奶茶圈更迭不断,新口味、新品种、新玩法层出不穷,但奶茶的休闲价值和社交属性依然没有发生改变,奶茶也渐渐成了奶茶消费族群体表达生活方式和身份认同的标志。

没有什么问题是一杯奶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连喝两杯。那个问我为什么爱奶茶的朋友,可以安排了。

声明: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安徽商报、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